大公网

大公报电子版
首页 > 艺文 > 大公园 > 正文

?文化什锦\序生时不负树中盟\黄秀莲

2019-12-09 04:23:58大公报
字号
放大
标准
分享

  图:年轻的任剑辉(右)与白雪仙\作者供图

  二○一九年,这年份真让粤剧戏迷为之神伤。三十年前,戏迷情人任剑辉女士捨万千戏迷而去。铜山一崩,洛鐘齐应;丧音一响,四海同悲。从香港到海内外,从平民百姓到社会贤达,哀思绵绵,追念滔滔。那“书生”风骨,那人间清气,竟能如此撼动人心。

  “驸马盔坟墓收藏”,黯然销魂,无奈作别。

  其实,在一九六九年之后,任姐已告别艺坛,“书生”归隐,其艺术成就也在那一刻完成、凝定。戏棚红氍毹上与片场水银灯下,已消失了一道身影潇洒正气乾坤的风景。歌,给她唱得神圆气足。角色,给她演得活灵活现。风流,给她顾盼挥洒了。气场,给她充盈了。驸马周世显从明朝历史复活过来,活生生於戏剧史上,永垂不朽了。

  任姐逝世三十年了,盛名果然不减,戏迷痴心依旧。研究任姐艺术成就的学者与日俱增,专书、讲座、研讨会、展览等相当频繁,这文化现象说明了道理:一个偶像,若经得起时间考验,大江东去,浪花淘尽,砥石不倒,中流屹立,则其本色实力必然超乎千里,拔乎千丈,昂然挺立於永恒那一端了。

  “待千秋歌讚註驸马在灵牌上”,我这小小戏迷,在跟任姐永别之时,曾以“洒泪暗牵袍”一文悼念。时间考验任姐的功力,亦考验我的马力。这本情意深深,页数薄薄的小书,或可纪念三十年祭。

  白雪仙女士曾说过,她最怕九字,因为在九字那年份,唐涤生、她的慈母与任姐相继去世。

  一九五九年,唐涤生去世!四十二岁的才子,风华正茂,创作到了巅峰,其戏人人争看,其歌人人争唱。他还有许多写作计劃,许多创意,许多梦想,许多动人心魄的歌词……尚待如笔一挥。天呀,竟在《再世红梅记》首演之夜,突然魂离。变生不测,措手不及,叫人惊痛。仙凤鸣剧团痛失核心领袖,樑倾柱摧,当时任白波常常三个人抱在一起痛哭。多年后,仙姐犹叹“知音再复寻,浊世才未众”。

  文星陨落,至今刚好六十年了,唐涤生的歌词家传户晓的程度,达於有井水处,几乎即能歌《帝女花》、《紫钗记》。一个甲子以来,香港粤剧团演出的剧目,多半以唐涤生的遗作为主,尤其是仙凤鸣几齣戏宝,则唐涤生心力所倾,精魂所寄,於梨园已化为红梅朵朵了。

  唐涤生剧本的风格,是爱情不渝,仁义不让,主题壮美,人物生动,布局细緻,刻画细腻,文采斐然,曲文高雅,对白精警,讚美传统价值观却又没有说教之病。常唸常唱其歌词,不只觉得齿颊生香,更感觉到掌心温热。那才子燃烧自己的生命,烧尽了自己,却留下火焰,照亮粤剧。

  六十年弹指而过,仙凤鸣剧团当年创造了粤剧盛唐之世,奈何人事代谢,除了仙姐和任冰儿女士外,尚在人间者已不多了。幸而仙姐体力仍健,对粤剧矢志不移,在纪念任姐的大日子,推出多场日新又新止於至善的戏宝。“生时不负树中盟”,当年指着含樟树所说之盟,仙姐何止不负,简直完美履行了。

  “梨园生辉”,维多利亚港碧波蕩漾,一时间多少豪杰,我这受惠不浅的后学,只希望藉此书纪念天上的唐涤生和任姐,和祝福人间的仙姐。

相关内容

点击排行

我找到时时彩漏洞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