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网

大公报电子版
首页 > 新闻 > 港闻 > 正文

绥靖妥协换不来和平 止暴制乱须动真格/龚之平

2019-12-12 04:23:23大公报 作者:龚之平
字号
放大
标准
分享

不出预料,区议会选举以反对派大胜而告终,原本由建制派主导的全港十八个区选会,十七个落入反对派手中。更加出乎不少人意料的是,反对派不仅没有因为胜选而鸣金收兵,暴徒更没有放下武器,而且街头暴乱继续上演,更出现向恐怖主义狂奔的势头,更多更大的乱象还在后头。那些曾相信区选可以成为暴乱转折点,“大和解”可以上场、妥协有助香港走出困境的人们,该清醒了!

仅仅半年前,香港还是繁荣稳定、全球最安全的城市之一,没有多少人想过香港会沦落到今日地步。痛定思痛,梳理黑色暴力不断升级的脉络,其实不难发现,暴乱分子及幕后黑手固然穷凶极恶,没有底线;而全社会的绥靖、乡愿,更是难辞其咎。

奉之弥繁 侵之愈急

黑色暴乱是五年前“占中”失败的延续,是一场旨在夺取香港管治权的“颜色革命”,反对派一早定下夺权三部曲,不达目标不罢休。而从暴徒的蒙面黑色装束、连侬墙式文宣、“人链墙”行动、大规模抹黑警方、以血腥暴力制造寒蝉效应以及图谋以冷枪杀人再嫁祸警方观之,其他地方“颜色革命”的特点,香港都具备,有些方面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但非常可悲的是,不少香港人却一味天真地相信,暴乱起初是不满特区政府修例,后来则是因为所谓“警暴”引起,只要政府答应有关诉求,暴乱就会烟消云散,香港就会恢复往日的岁月静好。结果却是,一步被动,步步被动,终致一泻千里之势。

事实是,当政府宣布搁置修例,反对派攻击这是“文字伪术”,并非真心放弃修例;当政府明确收回修例,用上“寿终正寝”的词语,近乎于哀求,反对派非但拒不收货,更进一步提出“五大诉求”;当政府再释出善意,强调从未将反修例风暴定性为“暴乱”,反对派又狮子开大口,终于亮出“真普选”的底牌。何谓“奉之弥繁,侵之愈急”,这就是了。

妥协,只会被视为软弱可欺;让步,必然刺激暴乱分子提出更多更无理的诉求。最近,纵暴政客又提出解散警队的“第六大诉求”,不排除将来还会有“第七诉求”、“第八诉求”,没完没了。反对派的胃口是无底洞,永远满足不了,除非特区政府彻底投降,颜色革命大功告成,香港变天甚至“港独”,否则他们是不会收手的。对反对派而言,夺取区议会只是第一步,现在还不到庆祝的时候,“黑暴尚未成功,手足还需努力”已成为其新口号。

妥协不仅刺激反对派更大的政治胃口,也为暴力火上添油。先是粗口辱骂,用雨伞、铁通打人,继而投掷砖头、汽油弹、土制炸弹,无差别地“私了”市民及“装修”公私财产,再到成立“屠龙”小队,以杀警为目标,接着占据大学校园并将之变成“兵工厂”。作为香港交通大动脉的红磡隧道,也因为被暴徒大肆破坏而首次被迫关闭十多天。最近,警方在城门水塘发现大批化学品,又首次检获真枪实弹,并在名校前发现土炸弹,显示暴力迅速滑向恐怖主义深渊,香港由国际金融中心堕落为国际恐怖中心。

最令人震惊的是,反对派在“国际人权日”发动大游行,再次以暴力告终,不只有银行及商铺遭破坏,连法院也未能幸免。金钟高院、中环终审法院全部遭到汽油弹的攻击,墙壁上复被喷上“法治已死”的涂鸦。而在上月,沙田地区法院亦遭到汽油弹攻击。被烧焦的法院大门,满地的碎玻璃,既是黑色暴徒无法无天的写照,更是绥靖主义的必然恶果。

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

大律师公会终于忍不住出来“最严厉谴责”,并要求将暴徒绳之以法,但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!

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,让世人认识到绥靖主义的巨大危害。其实,绥靖在中国历史上屡见不鲜。“绥”者,妥协、安抚也;靖者,安定、和平也。通过妥协安抚,换来社会安宁,立意不是不好,但如果是无原则的退让,结果只会适得其反,引发更大灾难。“六国破灭,非兵不利,战不善,弊在赂秦”。古人早就总结过,六国灭亡并不是打不过秦国,而是执政者过分天真幼稚,一味向强敌退让,以割地投降换取一时苟安,最终导致“譬如抱薪救火,薪不尽,火不灭”的可悲下场,教训特别深刻。

黑色暴乱之火绵绵不绝,不也是全社会“赂暴”而助燃的结果吗?暴乱是如此血腥,暴徒是如此凶残,香港被破坏得满目疮痍,有目共睹。但莫名其妙的是,社会总有一些好心人,不顾及眼前的事实,或者不愿相信;不面对严峻的未来,或者不愿面对。他们主张息事宁人,因为暴乱者只是“孩子、学生”,成不了大事;又一厢情愿地相信,政府只要稍作让步,让暴徒消消气,就会放下汽油弹。

如今,这些人又认为反对派当选议员、进入建制,好比孙悟空被戴上金刚箍,会放弃暴力,乖乖做议员服务市民。更有人重提区选结束是坐下来谈判、“大和解”上场的时候。“乡愿,德之贼也”,说的不正是这些“好心人”吗?

事实一再证明,以斗争求团结,则团结存;以退让求团结,则团结亡。香港社会不是不可以和解,但前提条件是止暴制乱,恢复秩序,将暴徒及纵暴政客绳之以法。也只有重建法律的权威,重塑法治核心价值,将被颠倒的是非善恶美丑标准再颠倒过来,香港才有劫后重生的希望。一味妥协、退让,只会继续助燃暴力,进一步刺激恐怖活动,把香港在无休无止的暴力之火中化为灰烬。

现在是最坏的时候,也是最好的时候。最坏,是因为黑色暴乱之下,法治崩溃、社会撕裂、经济受损,绝大多数人沦为受害者;最好,是因为暴乱将香港的深层次矛盾一次过全暴露,为拨乱反正、彻底清除病灶提供了契机。香港正处在治与乱的十字关口,何去何从,就看香港人如何选择。

相关内容

点击排行

我找到时时彩漏洞了 中银国际股票配资 手机软件有没有ps软件 腾讯分分彩怎么看走势图选号 北京pk拾 彩票系统 贵州高频11选五走势图 四川快乐十二手机版走势图 开奖直播 上海福彩选四走势图 幸运农场安卓版下载 体彩排列五最近30期 股票分析软件免费版下载 贵州十一选五推荐今天 快乐十分山西 江西多乐彩直选走势图 上期算出下期五行公式 黑龙江p62开奖数据